首页

上海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
专题首页要闻代表热议专题审议代表风采媒体聚焦会议花絮评论

当前位置:专题首页 >> 评论

呼吁生“二孩”,应有实在的激励政策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沈彬  时间:2015-01-27 10:22

  今年上海“两会”上,生育政策成为热门话题。

  最新统计表明,上海有约37万对符合政策条件的育龄夫妇,但截至去年12月,提出申请的仅有约1.7万对,申请率为4.59 %。上海市卫生计生委家庭发展处处长樊华称:“单独二孩”政策没有获得预想中的热烈回应,上海市的二孩生育意愿确实比较低。

  而之前北京市卫计委曾宣布:“单独二孩”政策实施首年,申请家庭只占符合政策家庭的6.7%,远低于预期。而上海卫计委还在呼吁更多符合政策的上海家庭提出生育申请,“两个孩子更适宜”。

  中国人口问题长期缺乏有效的公共讨论。但近年“未富先老”等人口问题突显,尤其在十八届三中全会推出“单独二孩”政策之后,人口政策的讨论空间扩大了。

  上海户籍人口已经长期处于低生育甚至极低生育率水平,导致人口负增长以及老龄化加剧。

  其中原因何在?人口学界有所谓“发展是最好的避孕药”的说法。比如,韩国从1962年就开始全面提倡“一对夫妇生育两个孩子”,但一直到韩国经济起飞后,生育率才迅速下降,1983年开始低于世代更替水平,2005年至2010年,韩国妇女的总生育率为1.13人,不到全球平均水平的一半。不仅韩国,欧洲、日本等很多国家都陷入所谓“低生育陷阱”中。上海长期的低生育率,以及“单独二孩”遇冷也就不奇怪了。

  就“低生育率”的具体发生机制,学者提出了很多学说。比如,斯特林的“相对收入假说”:如果夫妇预期收入能力相对于他们渴望的水平而言更高,他们就对前景更乐观,会愿意多生育;反之,就会反对多生育。京沪作为中国一线城市,虽然绝对收入较高,但相对于大都市高昂的房价、生活成本、抚育成本来说,绝大多数市民会感到预期收入与现实相差太大,从而会自觉规避生育。

  居长安不易,生娃更不易!相信很多市民在面对生孩子,特别是生二胎的问题时,都有很多并不轻松的问题要去考虑:有没有房子?房子够不够大?将来两个孩子的婚房怎么办?谁来带孩子?是家里的老人,还是选择当全职妈妈?生孩子会不会影响父母的职业前景?……这些问题都解决了,才有“有效的二胎生育意愿”,因而大都市的生育意愿并不高。

  那么就有必要反思,中国计划生育政策有没有进一步调整的空间?之前,在推出“单独二孩”政策时,有人口学者引用2013年一次“数万名网民参与的调查”结果——“59%的人想要生育第二个孩子”,从而认定中国不可能进入“低生育陷阱”,更不需要全面反思计划生育。但“59%的人想生二孩”中有多少是“有效生育意愿”?而生育意愿又与实际生育有很大差距。所以,中国的人口政策不能建立在这个虚假的基础上。

  其实,上海卫计委呼吁符合条件的夫妻生育二胎,并非始于“单独二孩”遇冷,而是始于2009年。已经过去近6年时间了,但上海市民的生育意愿仍旧不高。那么,政府能否拿出实惠政策来鼓励生育?比如说,目前头胎生育的市民可享受晚育产假,但符合政策的二胎生育反倒不能享受。

  既然上海的低生育率、“二孩”政策遇冷是事实,五六年来政府也在呼吁合规夫妻生二孩,那么就要拿出实实在在的激励政策来,甚至适时放开“全面两孩”。在这次“两会”,上海妇联界一些政协委员已提出包括延长产假、托幼机构纳入住宅配套等在内的一系列鼓励生育的政策建议。那么,该做的事情,政府就要做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