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上海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
专题首页要闻代表热议专题审议代表风采媒体聚焦会议花絮评论

当前位置:专题首页 >> 媒体聚焦

今年拥堵将空前 外牌限行或延时
人代会现场办理代表书面意见,交通和环保再成“最热话题”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简工博 栾吟之 王海燕 茅冠隽  时间:2015-01-30 09:22

  “你今年辛苦啊!”

  “谢谢支持。今年又给我们带来什么意见?”

  昨天9时45分,政府职能部门现场处理代表书面意见还没正式开始,李飞康代表就已经来到市交通委的接待现场,与交通委主任孙建平“聊聊交通”。

  这是每年人代会闭幕前的“必修课”,上海市各职能部门负责人进入人代会会场,现场接受人大代表的询问,办理代表书面意见。

  拍牌系统今年怎么改?

  交通委:已有共识,将通过市场手段调节

  “李代表,来来来,坐坐坐。”孙建平起身挪了挪自己对面的座位,请“老朋友”坐下面对面交流。

  记者连续两年在现场目击了李飞康与孙建平关于城市交通多个话题的“舌战”,今年李飞康的主题是机动车车牌警示价政策。

  “设置了车牌警示价,想拍的人很难拍到,外面的‘黄牛’开出两万包中,实际价格还是没有控制住。这个政策是不是该改一改?”

  孙建平说:“上海拍卖牌照的办法,应该是有效的。如果没有实行这个政策,专家保守估计现在的车辆至少多一倍。前两年我们讨论的问题是要解决稳量、控价和防止二手车牌炒作,今年的新问题是大家拍不到,根本原因是需大于供。现在如果完全放开拍卖,价格可能出现井喷。”

  对于孙建平的解释,李飞康表示接受。但对于解决方法,他提出了自己设想的方案:“我们能不能统一车牌价格,采取摇号的方式,以家庭为单位,摇中一次的家庭5年内不得再参与摇号?”

  “这是一种方案,实际上我们还准备了多套方案。”孙建平说,今年交通拥堵将是“空前的”,我们还准备了一套‘拍皮球’方案,根据市场的需求,一个月收紧点,如果反响明显,下个月就放松点。

  双方一番争论后,孙建平对李飞康说:“今天我们至少有了三点共识:上海的车牌拍卖系统有必要改进;车牌供不应求将是常态;更多通过市场的手段来调节,让拍牌政策更合理。”

  “大量外地牌照的车涌入了上海,也占用了上海的道路资源,怎么管控?”潘书鸿代表随后挤到了交通委的桌前,再次“发难”。

  “这个问题好。”孙建平端了一半的水杯又放下:“高峰时段高架上沪牌与外牌车是9∶1,平峰时是2∶1。今年交通肯定很堵,有人建议干脆学习外地,禁止外牌车进入,但上海不能这么简单地去做。”孙建平说,限制外牌车辆的新方案已经完成:“计划先延长高峰禁行时间,如果效果好就维持,如果效果不行,恐怕还要延长。”

  公交专用道如何提速?

  交警总队:正研究道路中间方案,这是两难的选择

  另一边市公安局的接待现场,陈晓燕代表和杜倩文代表刚一坐下,交警总队总队长陈志康反客为主先发问:“你们觉得上海现在的交通怎么样?”

  今年上海的公交专用道将达到140公里,2017年扩容至400公里,2020年增加到500公里。杜倩文说:“现在公交专用道公里数在延长,但执法力度还得加大。”

  “现在公交专用道设在右侧车道,社会车辆右转时都要挤占公交专用道,公交车快不起来。”陈晓燕代表询问,如果改变设置,会不会为公交提速和执法管理带来便捷?

  “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陈志康回答两位代表,上海已经在研究公交专用道设置在道路中间,这样确实有利于快速通行和执法,但对上下车乘客步行安全带来影响,需要合适的地下或地上空间到道路中间的车站:“两种方式各有利弊。”随后陈志康还向两位代表提出请求:“我们人大代表能不能做一个调研,并且为公交提速支招?”

  25日为何现重度污染?

  环保局:外来输送引起,将探索跨区域联动

  在环保局的接待现场,市环保局局长张全手里的一台iPad引起不少代表注意。屏幕上的“长三角区域空气质量预报业务平台”每小时更新一次,实时播报上海、长三角地区乃至全国的PM2.5、PM10等数值,还可以查看历史纪录,监控前一段时间的污染情况。

  “这个月25日的重度污染是怎么回事?”人群中有代表高声提问。张全马上调取当天实时图标,流动的大红色块显示当天下午空气质量开始变差,主要是外来输送引起。

  张全解释说:“这说明上海的雾霾污染,分成外来输送和本地制造两部分,是个跨区域问题,今后还要探索跨区域的联动联合整治方法。”他还表示,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上海要认真做好PM2.5监测与治理相关工作,力争列为国家首批发布的城市之一”这个要求,职能部门一定会认真执行,力争让科学数据及时支援“围歼”PM2.5。

  “我们松江的污染企业不止1800家,大多是散落在各个村庄里的小型企业,它们曾经给上海发展作过不小贡献,但现在显然不合时宜。我们去年拆除247家,有信心今年再拆200家。市里对这类企业有什么统一规划?”徐荣代表是松江区环保局局长,她直奔市环保局的办公桌。市环保局局长张全和她是老熟人,一见面就“切入正题”。

  根据徐荣的摸底调查,这些低端的高污染企业中,1/3产生工业废水,还有一部分排放生活污水,比如小型家具加工厂排放打磨粉尘,印刷厂挥发有害物,对空气、水都产生了严重污染。她给张全提出三条建议:“希望全市范围内进行污染企业清拆整治行动,希望中小型燃煤锅炉全部‘下岗’,转为替代清洁能源;希望尽快淘汰尾气排放超标的黄标车。”

  张全回应说,今年,我们针对违规企业都将采取按日计罚、查封扣押、双罚制等更严厉的措施,原来罚一天的,只要不改正,现在连续罚十天;污染严重的,可以对它的排污设施进行查封;而以前只罚企业,现在还要罚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