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上海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
专题首页要闻代表热议专题审议代表风采媒体聚焦会议花絮评论

当前位置:专题首页 >> 媒体聚焦

沪拟放松政府对创新活动监管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俞立严 姜丽钧  时间:2015-01-28 10:21

  上海科技创新三大短板

  ● 让创新者获利的分配制度不够健全。按照现行的税收和监管制度,被激励人员获得股权时需要交纳所得税,同时国企实施股权奖励被视为国有资产流失。

  ● 支持创新活力不同阶段的市场化投入机制不完善。主要是缺乏针对性的税收制度安排,天使投资发展较为缓慢,传统商业银行信贷不适应早期高风险、轻资产的特点。现有的中小板、创业板准入门槛较高,场外交易市场不发达,企业研发费用不够高。

  ● 从研发到产业化的创新链、价值链存在一定的体制机制障碍。比如让科学家静下心来全心探索的制度有待完善,法律法规制度缺失。目前对创新的管理服务方式上还有些不适应,支持方式上倾向于项目化的支持,对于科技型小微企业普惠政策不够,部分行业的前置审批仍然比较多,对创新活动包容性不够。

  在1月27日上午举行的“2015上海两会-人大专题审议: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上,上海市发改委副主任张素心在向代表们汇报发言时,谈及了创新者获利的分配制度不够健全等上海目前在创新方面的三大短板。

  对此,张素心表示,上海未来将主要考虑从体制机制入手,推动形成“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氛围和环境。

  沪高新技术产业

  增加值率排全国末尾

  张素心说,目前上海比较突出的有几个方面的问题:一是让创新者获利的分配制度不够健全。二是支持创新活力不同阶段的市场化投入机制不完善。三是从研发到产业化的创新链、价值链存在一定的体制机制障碍。

  此外,在市政协“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记者集体采访活动中,市政协经济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张广生透露,市政协正在做的“本市发展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产业的若干建议”课题调研报告显示:上海高技术产业增加值率始终趋于缓步下降态势,位次一直排在全国末尾。

  2012年,上海高技术产业增加值率只有16.93%,低于发达国家平均水平约17个百分点,还低于全市工业部门增加值率4.4个百分点,与北京、广东、江苏等省市差距呈拉大之势。同时高技术产业的产值利税率也呈现低水平徘徊。此外,上海高技术产业的劳动生产率领先优势正在丧失。

  课题组注意到,上海高技术产品出口严重依赖中间产品的进口,绝大多数仍是进口零部件,特别是关键或核心部件都以加工贸易方式进行,一般贸易出口额占高技术产口品出口额仅为9%左右,大幅低于全国15.7%的平均水平,出口效益并没有得到实质提高。

  调研报告提出,要进一步明确上海高技术产业发展导向,注重在服务国家战略的前提下以市场需求为导向的产业技术创新,进一步优化上海高技术产业政策支持方式,通过引导民众使用创新产品,采用税收优惠、贴息、政府采购、建立风险投资种子基金等方式,实现从直接政策扶持转为间接政策激励。同时,要进一步增加上海高技术产业发展动力,提高自主知识产权拥有量。

  调研报告还建议,上海要培育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本土跨国公司,着力激发民营企业参与“两高”产业的发展活力,鼓励发展各类产业服务平台,在此基础上优化政府服务,切实发挥政策的引导示范效应,鼓励科技人员在企业与科研院所、高校之间双向兼职,深化产学研合作机制。

  将完善股权激励

  有效激发创新动力

  对于如何解决现有的问题,张素心透露,上海主要考虑从体制机制入手,聚焦创新主体的动力、创新资本的活力、创新政策环境等方面,进一步深化改革,推动形成“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氛围和环境,“上海将积极争取成为全面创新改革试验的城市。”

  一是建立有效的创新激励机制,吸引全球科技创新人才,借鉴国际成熟做法、知识产权归属和利益分享机制,明确发明人的收益权,进一步完善股权激励政策,有效激发创新动力。同时,建立更具吸引力的海内外人才引进制度,提供更好的便利,集聚海内外优秀人才。

  二是强化以企业为主体的市场化创新投入机制,完善金融支撑,积极创造有利于市场创新投入动力的制度环境,完善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政策,进一步鼓励创业企业加大研发资金的投入,发挥金融财税政策对创新科技投入的放大作用。鼓励发展天使投资,化解创新活动种子期、初创期投资严重不足和社会资本相对宽裕的矛盾,探索科技型中小企业的科技金融服务体系。

  三是构建市场引导的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制度,打通科技创新与产业化应用的通道。确立企业高校、科研机构在技术市场中的主体作用,形成产权归属。优化技术类无形资产交易流程,建立科技成果转换、技术产权交易、知识产权保护协同的支柱体系。同时加快培育新型知识产权研发组织,促进科技成果的转化模式。

  四是放松政府对创新活动的监管,加强政策支持。通过自贸区改革创新的探索,结合政府转变职能,更加注重对创新活动的事中事后监管,进一步释放改革红利,探索建立基于企业应用信息的监管模式,形成负面清单的产业政策导向。增强本市互联网、金融、环保、健康、教育等领域的监管弹性,包容新业态、新商业模式的发展。建立对创新产品的引导支持,为创新产品创造市场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