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上海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
专题首页要闻代表热议专题审议代表风采媒体聚焦会议花絮评论

当前位置:专题首页 >> 代表风采

为迷途的孩子点亮一盏灯[图]
来源:上海人大公众网  作者:严瑾丽  时间:2014-04-09 16:28

图像

  吴江路近南京西路,一幢并不起眼的白色宿舍楼,上海市人大代表王元洪和好友毕智江共同创建的上海洪智城市小区管理服务中心(以下简称“洪智中心”)就坐落于此。对于不少曾经迷失自我的刑释解教人员而言,这里是他们重返社会后的“中途驿站”。20多年来,王元洪代表和同伴秉持“帮教一个人,挽救一个家庭,平安一个社区”的理念,坚持以情动人,至今帮助的166人无一重新犯罪,全部洗心革面,奉献社会。

  2012年春天,上海静安区检察院的检察官们敲开了洪智中心的大门,邀请王元洪代表一同加入“三无”涉罪未成年人社会观护体系建设。检察官解释道:“‘三无’是指在沪无监护条件、无固定住所、无经济来源,这些涉罪未成年人往往只身一人来到上海,更需要社会的观护。”得知检察官们的来意后,王元洪代表一口答应:“未成年人是社会的希望,犯了错不怕,只要知错能改,我们就应该给他们机会。”

  当年4月,“三无”未成年人社会观护基地在洪智中心正式揭牌。静安区检察院、静安区司法局、静安区青少年社工站和洪智中心共同会签了《“三无”涉罪未成年人社会观护工作实施细则》,明确职责分工、观护内容和工作流程。王元洪代表在洪智中心的中途驿站里,不仅观护对象提供技术培训和就业等机会,还安排了宿舍和帮教老师。

  “王琳(化名)是‘三无’未成年人社会观护的第一位受益者。”王元洪代表还记得这位17岁的湖南小姑娘。王琳是一名留守儿童,初二就辍学在家,又迷上了网络交友。在虚拟世界里,王琳认识了自称在上海打工的小姑娘丽丽。在丽丽的热情邀请下,王琳带着不多的现金来到上海。没想到,王琳和丽丽失去了联系。眼看积蓄就要见底,工作却没有着落,王琳慌了神。2天后,王琳漫无目的地来到了南京西路的伊美广场,在一家女装店铺,她看见店内玻璃台内放着一部白色的手机。“偷走这部手机,换钱回家。”王琳的脑中突然冒出这个念头。于是,王琳悄悄地来到玻璃柜前,趁老板和顾客不注意拿走了手机。她转身走出店门没走几步就被女老板发现,并拦下报警。经鉴定,王琳所窃苹果手机价值人民币2910元。

  王琳盗窃案移送静安区检察院未检科审查起诉后,承办检察官梁为人与王琳父母取得了联系,他们对疏于管教深感后悔,当即赶赴上海,帮王琳联系了暂住地,并提出对王琳予以取保候审。为此,静安区检察院未检科召开了“未成年人继续羁押必要性审查评估会”,会上公安承办人员、看守所管教、静安区青少年社工、法律援助律师均发表意见,认为王琳系初犯,犯罪情节较轻,到案后认罪悔罪态度良好,羁押在看守所可能对她有一定的负面影响,建议对王琳取保候审。

  于是,洪智中心、青少年社工站共同组成观护帮教小组,与王琳签订观护帮教协议,进行2个月的观护帮教。6点多起床,先乘公交车,再换2部地铁,王琳准时在上班前赶到上海洪智中心。王琳话不多,但打扫卫生、整理桌椅,一丝不苟。参加洪智中心组织的为民活动,王琳虽然只能打打下手,但却积极主动。这一切,让王元洪代表暗暗叫好。

  休息时间,王元洪代表把王琳带到了会议室的书架前,挑选了一些书籍给她阅读。王琳告诉前来看望的检察官,自己要学习法律知识,今后做一个遵纪守法的人。“中心不仅补贴我交通和生活补贴,端午节前,叔叔阿姨还发了我粽子,很甜。”不经意间,笑容又回了到王琳的脸上。

  2个月后,洪智中心书面反映:王琳表现良好,建议对其宽大处理。最终,静安区检察院经过检委会讨论,对王琳作出了不起诉决定。不起诉宣告会上,王元洪代表说:“与检察机关共建观护基地,不仅能挽救涉罪未成年人,还让我对检察院的工作有了更深的认识,作为人大代表,履职监督更有的放矢。”

  “法律无情、人有情。检察机关与人大代表共建失足未成年人停靠修整的‘港湾’,帮助他们重新起航!”静安区检察院朱云斌如是说。2年多来,静安检察院与洪智中心、孙克仁老年福利院等社会观护基地合作,共帮助8名“三无”涉罪未成年人迷途知返,改过自新。同时作为“检察帮教点”的洪智中心,还对5名社区服刑人员开展教育矫正、监督管理和帮困扶助工作,为社区服刑人员提供法律援助,维护其合法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