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上海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
专题首页要闻代表热议专题审议代表风采媒体聚焦会议花絮评论

当前位置:专题首页 >> 代表热议

市人大代表、医生方玉明呼吁完善顶层设计破解医养脱节现实尴尬
笑谈二三事 忍泪求破题
来源:文汇报  作者:顾一琼  时间:2015-01-28 09:28

  市人大代表、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三人民医院急诊科主任方玉明,在医务一线干了一辈子。对于时下推进的医养结合,方玉明攒了一肚子的故事和感触。昨天上午,市人代会专题审议推进医养结合,方玉明抢过话筒,一咕噜倒出了好几个颇为“喜感”的故事,引发现场阵阵笑声。

  这些听起来匪夷所思的故事,深藏着医养结合的尴尬现状,“我说的都是实在话,只希望能通过完善顶层设计逐个破解问题。”

  故事一:收治病人前先弱弱地说:“说好了啊,等好了你要出去的”

  方玉明干的是急诊,量大活累担子重;但他坦言,最害怕的是收治那些从养老院转来的老人,“不是治不好,而是怕不走。”

  通常,门诊病房是不敢轻易接受养老院老人的,因为一旦收下,三五天急性治疗结束后,老人原先在养老院的床位被别人占掉了,回不去的老人只能赖在医院。所以,一般情况下,这些老人通常被安排在急诊,就在走道里添张床,周围人流嘈杂环境差。“尽管于心不忍,但没办法,还是希望以此督促其家人为老人寻找更好的安顿之处。”

  方玉明说,现实中的尴尬也让医生产生了“心理障碍”,每次收住老人事先都会看似滑稽地问上几句,“你看好病了去哪里”“我们说好了啊,看好病了要出去的啊”……甚至还会指导家属:在医院治疗期间继续付钱,保留养老院床位。

  ■建议

  要做好医和养之间的双向转诊,让养老院进入区域医联体的转诊轨道,“让老人出得来,住得下,还能回得去——医养之间形成合理流动,动起来才能活。”

  故事二:面对120送来换胃管的老人,大呼一声:“别下车,我们上来”

  目前,部分养老院与周边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结对,希望以此得到更专业的医疗照护。但是,社区医生水平参差不齐,很多人只能做一些简单的医疗诊断及照护,稍微带点技术含量的一概不会,无奈之下只能将老人送到二甲、三甲医院做相关处理。

  方玉明说,每周总有那么两三天,急诊大楼门口会停下一辆120救护车,里面躺着需要更换导尿管或胃管的老人——社区医生不会换。

  出现这种情况,方玉明首先是堵在门口,赶紧叫急诊医生上车进行更换,再赶紧让车子把老人拉回去。“没办法,一下地肯定又要在医院磨蹭半天甚至住下来。”方玉明苦笑着说,“你看,连简单换管都不会,造成多大的医疗资源浪费。”

  ■建议

  要对养老院的照护人群做相关培训,设置统一的准入门槛,实行持证上岗。

  故事三:没有专业照护人员协助,让老人吃药硬扛

  目前,全市养老机构中,大约139家有内设医疗机构,其中能拉医保卡的有88家,还有更多养老机构只能仰仗于“有个社区卫生中心来签约”。但这些签约的社区卫生中心,社区医生究竟能为养老院提供哪些服务,没有标准也没有规范可循。所以,更多社区医生只是象征性地定期到养老院做些健康宣教,偶尔查查房、配配药,很少人会负责地写下一份医嘱,因为“根本没人来执行”。

  还有更极端的情况:面对一位需要挂针的老人,考虑到没有专业照护人员的协助,医生只能让老人“靠口服药扛过去”。

  ■建议

  尽快出台统一的医养合作工作细则,明确遇到应急情况,与养老机构合作的医护人员该做些什么;同时,通过建立合理薪酬制度、给予相关补贴等措施,鼓励发展涉及养老的医疗照护职业。

  回应 养老机构内设护理床位将纳入医保

  昨天,市人代会就医养结合展开专题审议,先后有21位市人大代表作了发言,提出了诸多建议、意见和批评。副市长时光辉、市民政局局长施小琳分别作了回应和总结。据透露,下一步,上海将着重抓好老年护理床位的规划落地,鼓励养老机构设置内设医疗机构;实施财政梯度补贴政策;研究制定统一的资质要求及相应管理办法,在培训、招录、薪酬等各环节加强统筹,提升护理员队伍的技能和水平。

  施小琳介绍说,截至2014年底,全市总床位数11.5万张,其中基本实现医养结合发展的养老床位数9.2万张。截至2014年底,全市660家养老机构中有139家设置了内设医疗机构,其中88家实现医保联网。

  下一步,养老机构内设护理床位也将纳入医保支付范围,同时财政实施梯度补贴政策,研究建立“补需方”的财政补贴机制,在各类照护模式间形成梯度,引导老年照护资源合理利用。

  对于代表们的建议,时光辉回应教委已出台养老服务和护理人才培养有关文件,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局也在制订关于为老服务队伍建设的规划,民政局关于以奖代补的机制也已经建立。他还表示,先要把政府提供的基本公共服务定价梳理清楚,把成本机制建立起来。他强调,要建立评估监管体系,对养老服务水平和质量进行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