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上海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
专题首页要闻代表热议专题审议代表风采媒体聚焦会议花絮评论

当前位置:专题首页 >> 代表热议

上海“全创新链”如何断点再续
代表委员:创新是释放出来的,《报告》中提到突破制度性瓶颈开了个好头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张骏  时间:2015-01-27 09:26

  【访谈嘉宾】

  朱同玉 市政协委员民盟市委副主委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副院长

  吴珍美 市政协委员台盟市委副秘书长上海师范大学基金会专职副理事长

  郭康玺 市人大代表沪港国际咨询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放宽对创新要素跨境流动的限制,突破商事登记、无形资产交易等方面的制度性瓶颈,建立财政科技投入的统筹联动机制。代表委员们认为,此举旨在接续原本阻断的科技创新链条,是打通从研发、应用到产业化“全创新链”的有效方式。

  创新链需要围绕产业链布局

  记者:什么是“全创新链”,上海的创新链存在哪些“断点”?

  朱同玉:创新能力决定一个城市的未来,创新链需要围绕产业链来布局。这条“全创新链”上,要有最初萌发创新主体的土壤、有激励创新的制度、有提供技术转移服务的中介、有将技术变为产品继而推向市场的企业,最后产品经受住市场检验,环环相扣。上海有一流的基础设施和雄厚的人才储备,但创新能力在全国城市中仅排第五,如何将创新基础转化为生产力,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重要课题。

  创新链问题有二,一是“全创新链”的起始端活力不够。创新活力有赖于草根和基层的创造力和想象力,绝大部分“大型科技航母”都是从草根型小微企业逐渐成长起来的。国内的互联网大佬,像阿里巴巴、腾讯无不如此,上海缺乏这样的土壤。二是在成果应用上,科技成果的评价方式阻断了科技成果产业化的进程。我们的评奖是在中期,评奖后科技工作者就“功成名就”,谁还会在乎新科技能不能最终走入市场?于是,热热闹闹的鉴定会后成果就被束之高阁,成果鉴定会变成了成果葬礼,我们把大量科研经费投入的钱变成了论文。

  郭康玺:在经济全球化条件下,技术创新风险如开发风险、组织风险、战略决策风险、人才风险,让这条创新链变得脆弱,甚至有断裂危险。例如,科技研发失败,将影响领导人的政绩考核,融资手段的创新,可能涉及非法集资,科技专项经费使用限制过多,科技人才的经济价值被严重低估等,造成部分单位领导对于科技创新产生“前怕狼、后怕虎”的畏难情绪。另外,对于创新成果的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不够,很多企业不知道《知识产权保护法》。

  政府应该给创新主体松绑

  记者:创新链如此断断续续,问题症结在哪?

  吴珍美:政府部门的管理模式存在问题。上海科技发展的组织体系有三部分,即管理部门、研发机构和服务中介。负责科技发展事宜的是政府多个部门,如市科委、市教委、市发改委、市经信委等,各自负责一块,互不隶属,造成宏观统筹不强,分散重复,衔接不畅,对执行科技计划的评估、后期绩效的考核不够有力,执行力不足。政府科技项目信息共享平台虽已基本建成,但尚未有效发挥作用;科技规划与经费预算存在一定的脱节。从运行机制上说,上海没有形成整体推动机制,也缺少跨学科和跨领域的综合类研究机构,缺乏一批技术创新龙头企业,各类创新主体间的有效协同不够,科研机构向企业界尤其是民营企业转移技术的渠道还不够畅通,有关规则尚未以法律的形式规范起来。

  朱同玉:创新不是规划出来的,是释放出来的。从市场的角度看,政府不是管得有问题,而是压根儿就不该管那些。要给创新主体松绑,管好政府的“有形之手”,不要“到处摸”,充分发挥市场“无形之手”的威力,做服务型政府也许是更为聪明的做法,突破商事登记、无形资产交易等方面的制度性瓶颈,就是开了个好头。

  科技投入不能只图门面漂亮

  记者:从财政科技投入看,历年都有增加,怎么花得更有效?

  郭康玺:部分政府部门对科技创新的支持力度远远小于对招商引资的支持力度。许多科技人才缺乏必要的扶持资金,而有资金的企业缺乏投资科技创新的渠道,科技金融制度尚未成熟,科技经费的社会开放度比较低。

  朱同玉:我觉得要看政府的财政资金是不是投对地方,过去政府习惯于支持哪个行业就投钱给那个行业造“大房子”。科技成果转化也一样,造一幢技术转移“办公大楼”,门面漂亮,却不一定有用。

  吴珍美:创新财政科技投入方式,要统筹联动,打破部门分割,并且要构建多元化科技投融资体系。比如在台湾,民间资金在研发经费投入中占主导地位,基本上保持在“官四民六”的水平。上海依托科技创业孵化器等服务机构,应着力建立完善的科技金融信息服务平台,提供更加多元和便利化的融资渠道和产品。

  记者:接续创新链,政府还须做哪些努力?

  朱同玉:加快政府职能转变,加快行政审批权下放,加快负责清单管理模式的推广;运用市场机制有效配置科技资源,引进竞争机制,将“官办”的科技中介机构推向市场,通过中介市场充分竞争激活科技中介市场活力,为科技创新中心建设提供支撑性服务。

  郭康玺:需要建立开放式科技创新大平台,打破界限,彼此合作,在这个平台上不管国企、民企都一视同仁,特别要培育科技服务行业,使上下游良性互动,形成协同创新的合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