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上海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
专题首页要闻代表热议专题审议代表风采媒体聚焦会议花絮评论

当前位置:专题首页 >> 科技创新

上海打造全球科技创新中心仍有短板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吴一平  时间:2015-01-09 16:40

  科技创新的重要作用正受到人们越来越多的肯定。那么,上海作为中国重要的中心城市,又如何打造全球科技创新中心?

  笔者认为,以Sassen和Friedman为代表的全球城市理论忽视了科技创新的必要性。目前,全球城市的发展受到生态环境恶化和要素稀缺等外部条件的制约,而其实科技创新正是解决目前所有难题的关键。因此,科技创新中心的功能将是全球城市的核心功能之一。

  我们可以将全球科技创新中心定义为:科技创新资源密集、科技创新实力雄厚、创新文化发达、创新氛围浓郁、科技辐射带动能力较强,具有良好科技发展潜力和人文自然环境、较强国际竞争力和影响力的城市或区域,是全球新知识、新技术和新产品的创新策源地和产生中心之一。

  全球科技创新中心功能不仅体现在创新资源的集聚上,更应体现其创新活动的扩散能力与影响力。全球科技创新策源地功能的完善,需要发挥本土跨国机构在全球创新网络中的治理位势。全球科技创新中心功能主要体现为创新网络流动性和互联性,成为全球创新网络的“中心”。

  因此,作为全球科技创新中心,必须具备以下特征:高度集中化的全球创新活动的控制与协调中心,进而成为全球科技创新体系的连接点;全球科技创新功能性机构主要所在地,全球高端科技创新资源要素的汇聚地和流动地;引领全球创新思想、创意行为、创业模式的主要策源地,包括创新生产在内的主导产业的生产场所。

  上海作为中国重要的中心城市,对于区域经济乃至全国经济都有显著影响。从未来看,上海必须做强自身科技创新实力,才能继续对全国乃至地区经济产生重要影响。就全球科技创新中心形成条件而言,上海尚不完全具备,还存在以下短板:

  首先,上海离全球研发总部还有相当大的差距。截至2013年底,在上海的外资研发中心有366家,其中世界500强有120多家,分别占全国的1/4和1/3。但这些研发中心的研究领域并不完全是体现最新理念的前沿技术,并且目前的研发中心数量还相对偏少,难以形成技术创新的平台经济。

  其次,上海现有的户籍管理制度难以吸引高科技人才。其中突出的问题是高科技人才子女的教育问题和户籍管理制度不灵活。

  再次,金融体制难以适应科技创新中心的发展需要。就上海的金融机构而言,国有经济比重相对较高,难以适应风险程度较高的创新活动需要。更为重要的是,不发达的金融市场导致缺乏与创新活动特征相匹配的金融支持工具,影响了科技创新融资。

  此外,以知识产权体系为代表的创新服务体系和环境,还难以适应科技创新中心的需要。其中突出问题在于知识产权申请周期较长和知识产权保护力度较低,这影响了企业创新的动力,也难以吸引跨国公司研发总部的入驻。上海建设全球科技创新中心需以加强知识产权体系的建设作为抓手。

  最后,政府对市场的干预过多,监管方式主要是事前监管,相对落后的政府职能体系尤其是科技管理体制无法对创新活动产生应有的激励作用。更为重要的是,其进一步导致了产学研结合程度偏低,技术研发和市场转化出现条块分割的情况。因此,科技合作与协同创新亟须加强。

  就建立全球科技创新中心而言,上海要全面提高城市创新能级,成为全球科技创新中心网络中的重要节点和流量枢纽,最终成为全球科技创新中心。具体来说,上海要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逐渐形成全球科技创新中心功能:

  第一,要建立面向技术创新主体——企业的金融支持。目前,在以国有金融机构为主导的金融体制下,大量以创新见长的中小企业难以从正规渠道获得充足融资。因此,在未来的经济体制改革中,要加强银行业竞争机制的建立,放松银行业的进入管制。同时,积极拓展中小企业直接融资渠道,完善中小企业上市制度。

  第二,要建立有利于吸引高端科技人才的户籍管理制度。有必要对目前的户籍管理制度进行根本性改革,比如对科技人才实施资格认定制,取消后续的审批程序等。

  第三,要扩大开放程度,整合全球创新资源。要始终秉持大开放的理念,面向全球整合创新资源。为此,需要出台相关法规和政策促进本土科技计划对外开放,开放地区和合作地区可以在资金、设备和人力资源等方面优势互补,学习对方国家或地区的长处,促进双方科技水平的提升,增强地区科技实力。

  第四,构建有利于创新驱动发展模式的政府职能体系。这突出表现在监管模式以事前监管为主、行业行政准入壁垒高以及行政因素导致创新资源难以自由流动等。目前上海自贸区的建立为政府职能转变提供了契机。重点应放在政府监管模式的转变上,从事前监管转变为事中事后监管,改变不合理的行政管理方式。最终,通过放松管制为科技创新活动提供制度动力。

  (作者系上海财经大学中国公共财政研究院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