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上海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
专题首页要闻代表热议专题审议代表风采媒体聚焦会议花絮评论

当前位置:专题首页 >> 科技创新

科创中心建设呼唤企业家精神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陈宪  时间:2015-01-09 15:04

  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是上海建设“四个中心”和全球城市的题中应有之义,其必要性和重要性已经毋庸置疑。

  如何理解科技创新中心的内涵?重要的是,如何理解其中的“创新”。“创新”有三层涵义:其一,科学意义上的创新,就是发现,发现新的规律和知识;其二,技术意义上的创新,就是发明,发明新的工具、材料、配方等;其三,经济学意义上的创新,就是变革(英文是innovation),变革现有生产要素和生产条件的组合,对它们进行革命性抑或破坏性的重组和再造,使资源配置的效率不断得到提升和优化。

  这三重意义上的创新,都需要好的外部环境和条件,制度是其中的核心要件。例如,无论科学的发现,还是技术的发明,都需要资源投入,但不同的激励制度,会产生完全不同的发现和发明效果。又如,技术发明是否活跃,还与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密切相关。再如,实践表明,创业创新的成功率在不同程度上与制度环境相关。所以,我们应当在这三重创新以及良好的外部环境和条件整合的意义上,理解科技创新中心的内涵。

  科技创新中心存在三个基本主体:科学家、工程师和企业家。从我个人理解来说,建设科技创新中心的最终使命是增进福利,以最有效率的方式、最小的资源环境代价,全面增进人类社会的福利。那么,谁是这个资源配置过程的组织者?答案是唯一的,是企业家。当然,企业家也有各种类型。有没有来自于科学家、工程师的企业家,也就是集科学家和企业家,或工程师与企业家于一身的企业家?有,但很少。这是因为,企业家才能是一种特定能力,以一定的概率分布于人群中,通常还要在多重试错—创业试错、需求试错、人格试错—后能够为“对”的情况下,作为市场主体的企业家才脱颖而出。所以,企业家是一个特定的社会阶层,也是一种精神—冒险精神、创业精神和创新精神,简言之,企业家精神。这也就不难回答为何来自于科学家、工程师的企业家很少的问题。

  由此,可以将建设科技创新中心的核心,归结到主体与环境这一对关系上。尽管这一对关系的提法了无新意,但是,还是需要进一步厘清创业者、企业家和政府在建设科技创新中心过程中各自的作用,并在此基础上找到科创中心的突破口。在现实生活中,企业家的重要性无需赘言。然而,不同的文化传统和体制(制度)环境,会直接影响创业者和企业家的成长。或者说,在不同的文化传统或体制环境中,创业试错、需求试错和人格试错的可能性有大小之分,成功的可能性更是有大小之分。所以,外部因素的优化和改善,将提高创业者、企业家试错和成功的可能性,这对于科创中心建设的重要性同样不言而喻。

  产业化是建设科技创新中心和全面增进社会福利的中间环节。因此,对科技创新中心的建设来说,科学家、工程师的创新(准确地说,就是发现和发明)是企业家创新的组成部分。更准确地说,科学家和工程师的创新成果,是企业家主导的产业化的投入要素。产业化的核心问题,是连接需求和供给。在战略性新兴产业和现代服务业为主要内容的产业发展的过程中,无论是需求导向,还是供给创新,都出现了一系列新的特征,概括地说,能否通过供给创新将潜在需求转化为现实需求成为问题的关键。近些年来,企业家中出现了一种新的类型,就是各种产业投资基金的投资人,亦可称为投资型企业家,他们在把握和发现新的需求方面发挥着日益重要的作用。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高度重视创业者、企业家或投资型企业家的创新,集成技术创新、制度创新、模式创新和管理创新的供给创新,由此不断改善供给能力和供给结构,以实现全面增进社会福利的使命。

  政府在建设科技创新中心中的作用如何定位?这实质上是一个全面深化改革的问题。上海市主要领导在谈到建设科技创新中心时指出,创新不是“管”出来的,而是“放”出来的。此言甚是。重要的问题是,现行体制中的政府,对“管”比较有经验,尽管这些经验已经大部分过时,而对如何“放”则不甚了了。这一方面需要从体制改革、制度创新入手,建立政府权力清单制度,做到法无授权不可为;另一方面,也提出了政府官员思维方式变革、知识结构完善的要求。因为事在人为,体制、制度的变化和人有关,具体的政策性操作更与人有关。我们期待这两个方面都发生积极的变化,以适应上海建设科技创新中心的需要。

  (作者为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